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987605.com > 正文

大湾区文化盛事!贝多芬交响曲全集音乐会明年

更新时间:2019-09-22

  梵志登 (Jaap van Zweden) 生于阿姆斯特丹,19岁便成为荷兰皇家音乐厅乐团史上最年轻的乐团首席。1996年正式成为指挥,并于过去十年间享誉国际古典乐坛,成为炙手可热的世界级指挥家之一。现为香港管弦乐团音乐总监,同时也是纽约爱乐音乐总监。

  南都讯 记者朱蓉婷 为纪念贝多芬诞辰250周年,明年11月,在广州将呈现一系列“现象级”的贝多芬全集音乐会。星海音乐厅将为广大乐迷献上一份囊括了贝多芬交响曲全集、钢琴奏鸣曲全集、小提琴奏鸣曲全集、大提琴奏鸣曲全集在内的“大全集”。

  这场贝多芬诞辰250周年音乐盛宴,不仅在广州古典音乐演出史上从未有过,在国内也是首举。作为这份“大全集”计划中最抢眼的演出,2020年11月5日至8日,香港管弦乐团将在音乐总监梵志登亲自带队和执棒下,用4天时间,在星海音乐厅上演贝多芬交响曲全集音乐会。

  “我们爱他坚定不移的乐观主义,他雄壮的悲伤,他发人深思、令人感动的奋斗,还有他扼住命运咽喉那铁一般的意志。”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这样评价贝多芬,而比才则将贝多芬视为音乐上的“普罗米修斯”,他说,“我把贝多芬置于最伟大之上,最负盛名。带合唱的交响曲(贝九)对我来说是我们艺术的巅峰”。在古典艺术长河中,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无疑是古典音乐的巅峰之作。BBC音乐杂志曾发起过“有史以来最伟大的20部交响乐”的评选,在151个指挥家每人三票的选择中,贝多芬的名字反复出现了五次,贝三、贝九、贝五、贝七、贝六全部入选。

  2020年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从去年开始,星海音乐厅就在为做一套不同凡响的纪念贝多芬全集音乐会而努力筹划。

  星海音乐厅主任刘莹介绍,借粤港澳大湾区文化交流之机,这次星海音乐厅主动向香港管弦乐团(以下简称港乐)提出邀约,希望他们在总监梵志登的带领下为广州的乐迷呈上期盼已久的贝多芬交响曲全集。此邀约得到港乐的积极响应。

  作为亚洲最前列的交响乐团,港乐自2012/2013音乐季起,在指挥大师梵志登的带领下在艺术水平上精益求精。2019年,港乐获英国著名古典音乐杂志《留声机》提名,入选了竞逐“世界年度乐团”的十强名单,成为亚洲第一个、也是唯一获此提名的乐团。

  一直以来关注“港乐”的资深乐评人翟佳,对此次《留声机》的提名并不意外,他向南都记者介绍,香港管弦乐团从1974年开始实施完全职业化的管理至今,早已是亚洲最顶尖,具有世界一流水准的交响乐团,此次《留声机》将港乐列入年度乐团候选名单,与数百年的德国名团柏林国立歌剧院乐团、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洛杉矶爱乐等9个早已驰名世界的“天团”并肩,这足以证明港乐在古典音乐界的地位。

  可以说,粤港澳大湾区人民家门口的“香港管弦乐团”,是地理上距离市民最近的世界级交响乐团。对于港乐而言,除了服务于香港的市民,亦有意在粤港澳大湾区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今年9月9日,星海音乐厅与香港管弦乐团缔结战略伙伴,达成“三年之约”——每年选取一位古典音乐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整体呈现伟大作曲家的经典之作,全面体现其在古典音乐的杰出成就。

  近年来,粤港两地文化交流虽然十分频密,但不论在戏剧、舞蹈还是音乐领域,在院团与演出场馆之间达成跨地域的长期战略合作,却从未有过。放眼全国乃至世界,这种合作模式亦不多见。

  刘莹介绍,与港乐达成未来三年的战略合作协议,有三方面意义:一是着力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文化交流合作,打造属于湾区的有影响力的新文化品牌;二是在“厅团合作”领域进一步进行有意义的探索,在古典音乐会呈现上再攀高峰。三是除了带来优质的、符合湾区群众文化需求的内容,广州与香港的地缘优势以及音乐厅与港乐的合作模式,将会让大湾区的人民有更多的艺术欣赏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未来,我们已经计划展开更多的巡演活动,而随着内地与香港的联系日趋紧密,港乐会在中国内地尤其是大湾区举办更多的交流活动和演出。白小姐,”香港管弦乐团董事局主席刘元生表示。

  注重音乐家作品的整体呈现,是星海音乐厅采取的市场培育路径之一。早在2007年,星海音乐厅就策划了钢琴家白建宇演奏贝多芬32首钢琴奏鸣曲全集,这也是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全集在中国首次被演出。2015年,德国科隆西德广播交响乐团的勃拉姆斯交响曲全集,至今为乐迷们所津津乐道。

  然而,任何的“全集”,在贝多芬九大交响曲全集面前都略显黯淡。贝多芬交响曲如此重要的原因,在于这九部交响曲的创作历程,几乎贯穿了贝多芬的一生。从第一和第二交响曲中展现向海顿和莫扎特致敬的风格,到第三交响曲突然英雄般的雄起;紧接下来的第四交响曲带点天真和奇思妙想的点缀,第五交响曲却转向了光明和黑暗的战争;第六交响曲充满田园般的气息,第七交响曲却突然转向舞蹈的巅峰;在深思熟虑充满趣味的第八交响曲之后,贝多芬向世界展示了他对人类的终极思考。

  如今,在资讯便捷的时代,任何曲目或版本都触手可及,但便捷性的另一面是容易产生偏狭。音乐厅的运营者思考:既然走进音乐厅,就应该在熟悉的曲目之外,探索新的音乐体验。从这个意义上,音乐厅举办全集音乐会,是在尝试引导而非一味迎合听众口味,最终达到培养观众和市场的目的。

  一次性集中演绎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无疑是一部大工程,一般需要耗费四到五场音乐会的时间,庞大的“贝九”更需要用到合唱团的强大阵容。因此连续4天打卡全集的演出,对于乐迷来说,绝不仅仅是时间与精力的挑战,还面临着财力的考验。

  星海音乐厅在策划此次项目时也充分考虑到乐迷的需求:既希望能邀请到世界一流的乐团、指挥家,又希望票价乐迷能够承受。与湾区内的香港管弦乐团达成这一合作,得以有效控制票价,对乐迷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

  梵志登对广州乐迷来说并不陌生。2018年,首度献演星海音乐厅的梵志登就以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完成了他在广州令人惊艳的首秀。曼城VS沃特福德前瞻:蓝月迎送分童子 瓜帅遇兵!在他执棒下,广州交响乐团的出色表现给乐迷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今年6月,梵志登又以新任音乐总监的身份携纽约爱乐乐团登陆星海音乐厅,带来两场好评如潮的音乐会,深受广州乐迷拥戴。

  梵志登原本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小提琴家,十五岁离开家乡荷兰,前往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深造,十八岁就凭过人的琴艺成为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首席,成为这个百年老团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第一人。

  当年,在伯恩斯坦鼓励下,梵志登开始投入指挥之路,在34岁时辞去乐团首席一职,致力于成为一位专职的指挥家。他先后成为荷兰海牙爱乐、荷兰广播爱乐、比利时佛莱芒爱乐的首席指挥,并在2008年执棒美国达拉斯交响乐团音乐总监,时至今日,梵志登无疑已经成为一位享誉整个西方乐坛的中生代指挥大师。

  “我曾经多次到访广州和星海音乐厅,每次来广州,总有种回家的感觉。”梵志登说,“过去我与广州交响乐团、香港管弦乐团和纽约爱乐乐团都在这里留下过精彩的演出,感谢这座繁华的都会、美丽的音乐厅,令我宾至如归。”

  据悉,为了完成这次贝多芬全集巨作的广州之约,梵志登与由他担任音乐总监的另一支世界顶级名团纽约爱乐多次调整档期,在繁忙的演出时间表中抽空鼎力配合,才最终促成这个项目的落地。时隔一年,广州乐迷又能听到梵志登率领的又一支世界一流名团演奏,无疑是令人期待的。

  “2020年将是贝多芬诞辰250周年纪念,我很期待在星海音乐厅与港乐一同演奏贝多芬交响乐全集,与广州观众一起分享我们的音乐。”梵志登说。

  Q:2015年,你在香港指挥过贝多芬交响曲全集,时隔五年再次指挥,你希望听众得到什么不一样的信息?

  A:当我指挥了一场音乐会,有人跟我说指挥得很好,我会对他说,不如你明天再来听一次,看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音乐应该像一条河流不停地流淌变幻。每天早上起来,我总是要问自己,到底我能够从音乐当中学到什么,我到底在音乐当中会做出怎么样的改变,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心态,每天早上起床我都像是一个重新出发的小学生,我要从我的乐谱中不断学习,不断实践,来实现对音乐加深理解。

  我也希望我的听众们能够在我所演出的音乐会中,每一次都能接受到不一样的信息,感受到不一样的地方。像个小学生一样,不断学习,保持进步,这就是作为一个音乐家应有的艺术态度。

  A:到底哪一首交响曲和哪一首交响曲,放在一起演会合得更好,这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但我们必须要确保的是,第九合唱交响曲要安排在最后一天。其实不同的指挥家会对作品的顺序,特别是在音乐会上演出的顺序会有不同的考虑,有一些指挥家会把晚期作品和早期作品搭配在同一场音乐会中演出,这样会产生强烈的对比,同时会带有一点点时空的跳跃感,很多观众会在对比中清晰感受到贝多芬作品的发展脉络。

  Q:贝多芬在你音乐生涯中的意义是什么?你认为理解和接近贝多芬的秘诀是什么?

  A:如果一个乐迷第一次听贝多芬的时候,没有立刻被打动的话,有可能贝多芬对他来说,就是很难被理解的。对于绝大部分乐迷来说,贝多芬是需要终身去聆听的作曲家。我举个例子,如果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第二乐章,当你第一次聆听的时候没有被打动,那可能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有可能你错失了你人生当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可以说贝多芬的作品总是能感动他的聆听者,在我六岁那年,我爸爸在家里给我播放了一张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的黑胶唱片。我听完后立马向父亲表示,我希望能更多地接近贝多芬的音乐世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贝多芬应该是我今天能坐在这里和大家聊天的重要原因。

  Q:贝多芬交响曲全集无论在世界各地哪个城市上演,都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情。当所有表演结束之后,你希望观众能够获得一个怎么样的经历呢?

  A:我希望达到情感上的共鸣,让整个心灵沉浸其中。我希望明年,当我指挥完最后一场音乐会离去之后,即使再隔一年,参加了音乐会的人们还是能够将这一次音乐会,不断地去讨论,将之传为佳话。如果能这样,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我的目的就是进入人们的心灵当中,用音乐会为大家描绘贝多芬的精神蓝图。

  Q:你将率领港乐来广州演出贝多芬交响曲全集。广州或星海音乐厅在哪些方面给了你合作的信心?

  A:我想很多音乐家,包括我自己,能够回归一个地方,是因为我和听众之间会有一种感应。音乐家和一座城市、一座音乐厅之间的关系,看着像是构筑一段爱情。876858.com!我非常高兴能够回到星海音乐厅,回到广州。

  Q:你乐队的训练风格是严厉而高要求的,在你看来,天赋、灵感和艰苦训练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A:拥有越高天赋的人,越有责任去发挥和彰显你的天赋。首先我要谈纪律和训练的问题。如果你要在音乐会上获得90分,那么你就要付出110分的努力。其次,关于非常严厉的训练,是因为严格训练反而会释放我们,特别是在音乐会上,它能够令音乐家们得到一种艺术上的解放,而不需要担心你的技术层面存在问题,你只要训练得越好、越严格,那么你在音乐会上就越自由。

  Q:你从一个杰出小提琴家成为一个成功的指挥家。假设今天你的乐团里有一个乐手,说想成为指挥家,你会给他什么建议?

  A:其实从乐团的器乐演奏家,到走上指挥台这一小步,并不是很大的跨越,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转变。在当了17年的小提琴家之后,这一小步的转变是非常自然而然的,指挥台对我来说好像很熟悉,我本来就应当如此。

  如果今天我的乐团有人这样问我,能不能成为指挥家,如果他有这样的能力,我会非常鼓励他。前提是这个乐手是强烈地感觉到,成为指挥家是一个命运注定的安排,这样我会非常鼓励他,并且尽可能地去帮助他。

  不仅仅是音乐家要找到自己的人生正确的道路,对于所有人来说,成为你应该成为的自己,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你需要很多耐心,我的建议是你在寻找过程中,不应该焦虑易怒,像警察找犯人一样去着急寻找自我。而是应该处于一个快乐的寻找过程,去发现的过程,发现自我,让这个过程更加愉快一些。

  翟佳:梵志登是一个技术与艺术兼具的杰出指挥家,他身上有老派德奥指挥家“宫廷乐长”般的谨慎、威严和执行力。在对乐团的训练上,梵志登不依不饶,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曾观摩过梵志登的排练,他的每一个指引都极其清晰。“指挥研究总谱,就像是做手术,而且是在显微镜下进行的手术。只有当作品每一个细节展现出来的时候,音乐大的线条应该有的形态和轮廓才会呈现。”这是梵志登接受本人采访时,令我印象最深的话语。

  翟佳:有人形容梵志登为港乐带来脱胎换骨的提升,对此,我并不认同。港乐历任音乐总监中都有极其杰出的人物。从早期的华人指挥家林克昌到英国指挥大师艾登顿,再有同为荷兰人的指挥大师的艾多·迪·华特都为乐团的成长发展做出极大的贡献,乐团的“胎”和“骨”在芸芸亚洲乐团中,本来就是上选。

  梵志登为港乐带来的提升是基于前人,也是基于香港的文化土壤之上所做出的。他对贝多芬、布拉姆斯、瓦格纳、布鲁克纳、马勒等作曲家作品的独到而深刻的理解,拓宽并提升了乐团在德奥核心作品的演绎;同时,他是当今为数不多有自己“声音”的指挥家,这种声音建基于对乐谱的研究、对乐队训练的严谨,这些特质都是塑造出港乐成为具备世界级水准交响乐团的要素。或许正是这些因素的综合,港乐能够成就出今日古典音乐界中有世界影响力的地位。

  南都:贝多芬交响曲已有众多经典版本,在聆听梵志登的诠释时,你的感受有何不同?

  翟佳:尽管在演出和录音历史上有无数经典的贝多芬交响曲版本,但都不能说是一种个性化、风格化的倾向,这些演绎都是基于贝多芬精神所衍生出的思考,梵志登也不例外。

  梵志登和港乐演出过9部贝多芬交响曲;他就任纽约爱乐音乐总监后首个录音就是贝多芬的第五、第七交响曲。从梵志登的艺术履历来看,他在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的任职很有可能为他奠定某种对音色的理解,即这个乐团闻名的浪漫、深刻、饱满、立体的特点。从我听过的梵志登与纽约爱乐、港乐、广交的贝多芬交响曲现场演出和录音来看,他对节奏把握稳健,不会因为追求音乐的流畅而牺牲细节;他追求一种有雕刻感的庄严的音色,即便在被冠以“酒神之舞”的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终乐章,也不曾放弃这种近乎“道德文章”般的精神追求。梵志登对贝多芬的演绎,没有追随当今流行的“本真主义”潮流,他在骨子里仍然是一个浪漫主义者。

  翟佳:在众多古典音乐作曲家的作品中,听贝多芬的交响曲很可能是最不需要作准备的,也不存在秘密。“乐圣”的音乐有种天然的感召力,篇幅不太长,也不太短;从来不会故作高深,也不曾流于疏浅。这九部交响曲中有最单纯的欢愉、最深刻的悲痛、最坚强的意志、最博爱的精神,诸情毕具,唯独没有沮丧与绝望。在至为沉重的第三、第七交响曲慢板乐章中,聆听者也总是能感受到希望与力量,仿如漆黑之中有明亮的烛火指引前行的道路。敞开心扉,放下对“古典”的成见,你自然可以感受到贝多芬平凡而伟大,人性又超然的地方,而这也正是他的交响曲“流行”的重要原因。

  翟佳:贝多芬让艺术家、让深具个性的人本身成为英雄。聆听这个时代的音乐家演奏贝多芬的交响曲,等同观照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的英雄,这是我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