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所在的位置: 主页 > 987605.com > 正文

青年退学从商拼百万家产 开跑车肇事逃逸被判刑

更新时间:2021-09-15

  最新跑狗图。2010年4月19日,法院的法庭里,一位母亲看着穿着号服半年未见的儿子,泪流满面。

  她的儿子叫冯理,24岁,5个月前,冯理驾驶一辆宝马车在三环主路上撞死一名行人后逃逸。当听到法官宣读完对儿子判处“有期徒刑3年”的判决后,她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在她的眼里,儿子冯理是个天才,他从小跳级、大学退学,没有文凭却能在23岁时靠自己成为百万富翁,成为众人眼中的“天之骄子”。

  她无法接受这一切——儿子将要入狱的现实。“儿子啊,妈妈爱你。”哭红了眼睛的母亲冲着儿子说道。

  这场车祸改变了两个家庭的命运。就在死者家属悲痛欲绝的时候,肇事者冯理成为中国比尔·盖茨的梦想也破灭了。

  1985年8月23日,四川省泸州市的一家医院里,一个8斤2两的男孩出生了。他的妈妈李琳和丈夫商量后,给他取名为冯理,她希望儿子将来能做一个有理想、通情达理的人。

  冯理在爱的环境中渐渐长大。母亲李琳是当地的医生,父亲也曾经是北京某国有公司的一名职工,为了爱情,他放弃北京稳定的事业只身来到四川,进入一家工厂做财务工作。

  在李琳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梦,她希望儿子将来能做一番大事业,能光宗耀祖。然而幼儿园的一张智力测验单却打击了这位好强母亲的梦想,冯理的智力检验结果显示是中下等水平。

  李琳没有放弃,她开始了对儿子十几年如一日的“魔鬼式训练”。由于她和丈夫是双职工,白天要去上班,于是她就想出一个办法——每天早上临走前,她都会打开录音机,放入一些科普类的磁带给3岁的儿子听,然后把他一个人锁在家里。

  而下班后,李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辅导孩子功课;为了锻炼儿子的协调能力,李琳让儿子两只手各握一把剪刀,同时剪一个图形,锻炼他手指的灵活性。

  为了更科学地教育孩子,李琳买来各种外国书籍自学,寻找更适合儿子的办法来教育他,“应试教育已经不适合他。”李琳说。

  她还按照营养比例给儿子做饭。而自己则省吃俭用,把钱留给儿子买各种教育用品。

  初春的街心花园里,由于严重缺乏睡眠而强打精神的李琳拉着刚满四岁的小冯理慢慢地向前走着,为了周末能陪陪孩子,李琳加班又连熬了好几个通宵。

  突然,李琳指着路边初露新芽的野花,转过头认真地问儿子,“你觉得应该用什么来形容这朵花好呢?”

  事实上,李琳对儿子的智力投资早早就有了成效。三岁的时候,冯理就能熟练地背诵唐诗三百首;小学四年级,校长为他特批了跳级;初中时,冯理频频参加奥林匹克竞赛,并且每次都能拿回大奖。

  “他看一遍报纸基本上就能全部复述下来,他的心算能力也特别强,随便给他七八个数字,加减乘除,他一下就能给出你答案。”李琳说。

  很快,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不再能引起冯理的兴趣,他开始沉迷于电子游戏并且上课睡觉。冯理高中时的几位老师曾经向李琳抱怨,“每天上课几乎都没怎么见过这孩子读书,但一到考试的时候成绩就是很好。”

  李琳说,从小学到高中,冯理一直保持着年级的前三名,被老师们称为异类。“高考那天,他早上7点就去网吧打游戏了,后来还是他爸爸拉他去的考场,中午下了考场,又去了网吧。”

  即使这样,2002年的夏天,冯理仍然收到了重庆大学计算机系的录取通知书。

  “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那好,你也已经十八岁了,你不是说你自己能赚钱吗,那你就自己出去赚吧。”李琳冷着脸对儿子喊着,转身关上了门。

  这是发生在2003年10月的一幕。这时候,冯理已经在大学就读一年了。“他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成为比尔·盖茨那样的人。他刚上大学的时候,他的专业老师就对他说,他的计算机知识已经达到大四水平了。”李琳说。

  于是,就在其他同学正在为功课头疼的时候,冯理却把比尔·盖茨的所有经历烂熟于心。他仿照自己的偶像,在大二这一年做出了一个让家人、老师和朋友咋舌的举动——退学,去创业。

  从学校出来,父母也断绝了对他的资助,身无分文的冯理只能向朋友借了几百块钱出去找工作。

  没有文凭,冯理处处碰壁,一连几天,他找不到一份工作。到了晚上,租不起房子的他无家可归,只能在步行街或公园的长椅上睡觉。

  11月份的重庆夜晚很冷,没有任何可以御寒的东西,冯理一个晚上要被冻醒好几回。“刚刚退学的时候我也曾过了一段很苦的日子,我想没有几个80后吃过我这样的苦。”冯理说。

  几天后,冯理找到了他第一份工作——卖电脑,“一个月大概能挣120块钱,没有底薪,我并不喜欢这份工作,但那里能管一顿中午饭,我就暂时留下了。”

  冯理花了70块钱在重庆郊区租了一个小房子。房子虽然便宜,但距离城里上班的地方非常远。为了节省车费,冯理每天上下班要分别步行一个多小时,然后把省下的车钱买泡面晚上吃。

  冯理有一个小本子,上面清晰地记录着他的每一步规划:首先是总的规划,然后逐渐细化到每个月、每一天。他把自己每天规划的落实情况也记录到本子上,做得好就打一个钩、没做到就打一个叉,如果做了一半或者不太满意就打一个半钩。

  冯理给自己定下了一个总的目标,25岁之前赚到人生第一桶金——100万人民币,然后建立公司,逐渐形成一个规范的企业。

  在重庆两年的奋斗时间里,冯理的工资从最初的120涨到800元,之后又升到了1500元,他用打工赚来的积蓄给自己买了一台电脑,并利用休息的时间给一些公司做软件开发。

  工作后的经历让冯理真正认识到了,在这个社会没有文凭的阻碍。“你没有文凭,身边人的素质总是上不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高素质的人不会来做我这种工作。”冯理说。

  在和父母简单商量过后,冯理花掉几乎所有的积蓄,复习参加2005年的自考,并进入重庆一所大学就读。

  在读书的过程中,冯理一直在帮一些公司做软件开发。一年后,他的一个客户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他能去上海工作。就这样,冯理只身来到上海。“他那时虽然没拿到文凭,但到上海工作很受重视,他的工资比同公司的博士还高。”李琳说。

  在上海工作一段时间后,冯理的另外一个客户再次向他发出邀请。这是北京一家很有前景的IT公司,为了让自己更好地发展,2008年4月28日,冯理来到北京工作,任这家企业的技术主管。

  因为工作原因,冯理的自考耽搁了下来,他一直没有拿到文凭。但是,在北京的公司里,这张文凭并没有成为他前进的障碍,他领导十几个大学毕业生,公司对他也很重视。除了几万元的工资外,他的工作时间也相对宽松和自由。

  时间多了,冯理还炒股并做些其他公司的软件开发业务,积累着自己的创业资本。“我最多的时候一个月挣了10多万,我100万的目标很快就提前实现了。”冯理说。

  23岁就成为百万富翁的冯理并不善交流,他在北京没有太多的朋友,也不打算找女朋友。他每月花6800元租了一套三居室,大多的时候都窝在家里。偶尔逛逛街,给自己买一些手表等奢侈品,“基本上买了就扔家里,好多东西都用不上。”他说。

  有了钱,冯理也没有忘记在千里之外养育了自己的父母亲。“我爸在老家买了一套房子,我给交了首付,还给他买了一辆车。”

  2009年9月,冯理辞职了,他打算开创自己的事业,成立一家公司。就在准备期间,一场车祸发生了。

  冯理对车有着浓厚的兴趣。来到北京后,他买了一辆二手的切诺基,但一直对跑车跃跃欲试。

  2009年11月5日,他在网上看到了这辆日后改变了他命运的宝马Z4,亲自去烟台将车提回北京。“毕竟年轻人都喜欢被注视的感觉,而且我买两辆车都是靠自己奋斗得来的,我并不是富二代,所以感受别人的注视时也很坦然。”

  冯理没有想到的是,十几天后,这辆跑车改变了他计划好的人生,也改变了他和另外一个家庭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