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85489.com >
夜读丨我与移动通信的十年:时间都去哪儿了?
更新时间:2018-11-19

标签 夜读 父亲 电报 甘肃 内容

因为母亲在村委会食堂做饭,我去村委会大院里时总能看到村支书办公室摆放的一部黑色"摇把子",每次去总想拿起来好好感想一下,但由于母亲的嘱咐,始终不机会与"摇把子"进行亲密接触。

大略是98年一个夏天的中午,在城里工作的二舅带着子女来家里探访咱们,我留心到做生意的表哥手里拿着一个像"砖头"一样的物件,听父亲说那是一种叫"大哥大"的移动电话,当时的我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城里人,手里拿着"大哥大,多威风啊!"

我出生在甘肃中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自打记事起,村里人与外界通信的方式基本上都是书信。父亲是一名民办老师,他有一个参军从军的学生基本上每半年都会给他写一封信,每当父亲认真阅读信件的时候,我跟弟弟妹妹都会围在一旁,饶有兴趣地听父亲边看边唠叨信中的内容,而父亲的脸上则始终充满了快慰跟满足。

电报在那个年代好像也是奢侈品。80年代末,老家的一位伯伯去世,堂哥去县城给远在山东的堂姐拍了一份电报,听人说电报上只有"父亡速归"四个字,而且还是按字计费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据说还有电报这种通讯工具。

日子过得飞快,人总是要长大的。2001年的夏天我高中毕业,参加高考,填报了当时甘肃省唯一一所国家"985工程"和"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兰州大学,可谁料等到同村同学们都接到了录取告知书,我的录取结果却依然杳无新闻。这下我心里才开始着急。